托育“破冰”,幼有所育新期待
發布時間:2019-11-8 8:59:00   來源: 溫州問政中心    點擊:640

本報記者 金朝丹

3歲以下嬰幼兒誰來照顧、如何照顧?近年來,隨著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實施,嬰幼兒公共托育服務供給短缺越發凸顯。日前,甌海區舉行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托育機構集體開園,對17所托育機構集體授牌,其中14所開園,3所開工。

在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探索中,甌海區是我市唯一入選第一批省級試點的區縣。時至今日,作為試點探索,當地有了實質性的“破冰”之舉,開啟照護托育有政策可依、有行業標準、有監管主體的多元體系階段。

破解嬰幼兒照料困局

10月30日開園當天一早,80后二胎媽媽陳小菲來到甌海區貝優托育園,將自己19個月的小女兒送到這里。“送孩子來參加體驗課程,預約報名很火爆,還好政策優先滿足二胎媽媽需求。”陳小菲坦言,自己對這個托育班期待已久。

陳小菲和諸多家長有著類似的難處:夫妻倆是雙職工,沒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帶孩子;長輩帶娃教育觀念不同,育兒理念有差異;保姆費用高,還難以找到如意的;而市場上的幼托機構參差不齊,難以選擇。

貝優托育園選址雙職工最密集、托育需求最高的甌海區行政管理中心,由甌海區政府建設,愛綠教育集團承辦,向甌海政府區屬機關事業單位的正式編制職工子女提供全日制、半日制、計時制托育服務。標準化設置乳兒班、托小班、托大班,托位68人,托管時間與職工上下班時間一致,全日制托育費1800元-2000元/月。

孩子那么小,送到托育機構,陳小菲雖然有著迫切的現實需求,但也有過顧慮,孩子能不能得到周全的照顧?

“送孩子來之前,我參觀過這里,看到根據不同月齡孩子設計的專業空間,接觸了這里的老師,相信孩子在這里,有專業人員陪護,被照看之余,身心也將發育得更好。”陳小菲說。

在貝優托育園可以看到,不同年齡段的班級里,硬件配套根據孩子們發育情況,在高度和材質上,量身定制,餐桌椅全部采用圓角設計。“1歲左右的孩子,在學習如何自己吃飯,像他們的餐椅就會格外重,防止孩子移動椅子摔傷。” 甌海區貝優托育園負責人章苗苗介紹,其團隊有幼兒園教育從業經驗,所有托育師資經過專業培訓,在照護嬰幼兒之余,也倡導生活化的教育方式。

甌海試點探索多種模式

嬰幼兒照護服務,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內容,黨的十九大報告中首次提出,要在“幼有所育”上不斷取得新進展。今年4月份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關于促進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的指導意見》。

作為一個典型的政策驅動型行業,我國托育事業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,經歷了全面發展到逐漸消亡,如今又開始興起的歷程。此次政策紅利轉化中,甌海區先行先試。

“甌海能成為試點,除了區委區政府高度重視外,還有一個重要條件,是甌海集結了豐富的教育資源,基礎較好。”甌海區計劃生育協會專職副會長陳貴認為,0到3歲的孩子,以養為主,不以教為主,在試點中,做好食品、衛生、照護是重中之重。

為確保安全,具體試點工作由該區衛生健康局牽頭負責,建立由區政府統一領導下的嬰幼兒照護服務管理網絡,充分利用互聯網遠程監管等手段,建立舉辦者自查、照護服務管理機構網上巡查、相關職能部門抽查,及鎮街牽頭聯合檢查相結合的綜合監管體系,著力破解托育試點工作體制機制障礙。

如何探路可推廣、可復制的試點模式?甌海區率全省之先出臺《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試點實施方案》,堅持“政府主導、部門協作、社會參與”原則,加大投入和政策傾斜,僅6個多月,探索出六種嬰幼兒照護模式,試點工作走在全省前列。

六種照護模式,包括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試點家庭照護服務、幼兒園托幼一體化、區機關事業單位承辦、社區配套用房承辦、企業單位內部承辦、社會機構市場化承辦模式,以滿足不同領域、行業的需求。首批試點的17家托育機構,覆蓋8個街道,設班級56個,可提供托位965個,其中普惠性托位810個,占比83.94%。

托育普及還有多遠

連日來,14所開園機構開始接受預約報名,報名火熱。普惠性托育機構,月收費一般定價在3000元到4000元之間。職場媽媽對托育接受度明顯偏高,社區和企業需求旺盛。

溫州佳韻服飾有限公司,是本土典型的勞動密集型企業,職工數量1100余人,95%以上職工來自其他省市,托育需求強烈。2012年起,公司考慮到在上班期間員工帶孩子不便,設立佳韻公益托育園。此次,作為試點單位,在原有托育基礎上,提升成為全市唯一公益性質的企業托育園。去年,員工周云波生了一對雙胞胎,夫妻倆考慮到工作繁忙,把孩子送進了企業托育園,既省心又安心。

還有更多人有著和周云波同樣的需求,那么,試點何時能夠推廣?據悉,我市現有0-3歲兒童近20萬人,如何滿足嬰幼兒照護需求?甌海區人大代表金婧雪,曾多次建議加快發展托幼市場服務,此次集中開園,在邁出第一步之后,金婧雪還期待托育機構能夠發展得更快更規范。

“我家住在三垟街道,首批托育機構沒在這里布點,孩子還是只能在家里帶。”金婧雪有一個14個月大的兒子,她希望廣大家長“入托無門”的困境能早日得以解決。而現有機構運作中,她建議準入的標準,要細化到方方面面,并定期檢查,完善監管機制。

記者

手記

建好“家外之家”

甌海區托育的試點探索,正是在政府“有形”之手主導下,實現了我市托育困境的成功“破冰”。基于“全面二孩”的政策背景,此舉對于緩解現代人養育壓力,顯然是一個極大的利好,“幼有所育”目標,也因此邁出關鍵一步。

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實施以來,生育率與生育意愿并未達到預期,照料負擔是影響育齡夫婦生育意愿的重要原因之一,因此“破冰”探索的意義不言而喻。但在托育機構建立之后,后續管理的到位從而確保孩子安全、讓大人安心,顯然是最關鍵所在。

嬰幼兒過于柔弱,呱呱墜地后,就需要家的呵護。托育機構在確保基本安全后,能不能給予孩子以家的溫暖?這不僅要求托育機構規范有效的管理運作,且在食品、心理健康、親情守護等方面,都需要考慮周全。家長或許可以通過監控、視頻、照片等手段,看到孩子托育生活的片段,但更多時候,在托育機構,孩子們的成長會有看不見的“死角”。完善“軟”設施,消除“盲點”,可能比硬件的建設更加重要。

托育機構不僅僅是“寄托”場所,更應該是孩子們的“家外之家”,因此在建設打造中,極其考驗政府建設、管理和監管能力。我們也期待,在試點的基礎上,政府能夠及時總結經驗,積極普及推廣,讓托育惠及更多家庭。